围标串标金额近40亿!3人无期徒刑!建筑领域66人特大涉黑案

发布日期:2022-04-21 08:57   来源:未知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中国裁判文书网、浙江在线日晚,央视播放大型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第六集《长治久安》,披露了浙江“黑老大”虞某荣建设工程招投标领域涉黑案,此案4年内涉案金额近40亿元,参与的招投标项目多达36个。

  2019年12月30日下午,金华市婺城区、金东区、兰溪市、义乌市、东阳市、永康市、武义县、浦江县、磐安县等9家基层人民法院,依法分别对涉虞某荣案“保护伞”26名公职人员一审公开宣判。该系列案之前经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金华市9家基层人民法院分别于2019年7月15日至22日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

  同日上午,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和东阳市人民法院依法分别对杭州虞某荣等66人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

  杭州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巡视员被告人朱某静犯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徇私枉法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5万元;

  杭州市滨江区农业局原党组书记、局长被告人汪某海犯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80万元;

  杭州市滨江区城市管理局原党组书记、局长被告人应某洪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万元;

  杭州市滨江区委原常委、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区分局原党委书记、局长被告人凌某犯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

  杭州市东郊监狱原党委委员、副监狱长、副调研员被告人钱某法犯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万元;

  杭州市滨江区委原副书记、政法委原书记被告人王某非犯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杭州市滨江区发展改革和经济局原调研员、智慧新天地建设指挥部原党组副书记、总指挥被告人来某炎犯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626969澳门资料大全奥,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原刑事审判庭庭长、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副调研员被告人周某英犯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杭州市滨江区浦沿街道原党工委书记被告人徐某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对杭州市滨江区“三改一拆”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原主任陈某、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区分局法制大队原教导员陈某洲等其余17名被告人,分别以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徇私枉法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十年六个月到二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相应罚金。

  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走私武器罪、行贿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串通投标罪、开设赌场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等26罪并罚,被告人虞某荣、戴某松、王某成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行贿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持有罪、串通投标罪等23罪并罚,对被告人吴某龙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对来某维等10名骨干成员数罪并罚,分别决定执行二十二年六个月到八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对徐某等52名积极参加者和其他参加者数罪并罚,分别决定执行十四年六个月到一年二个月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相应罚金。

  在浙江省杭州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在高峰期,一天之内就有几十亿元的招投标工程在这里成交。安定的社会秩序,良好的营商环境,使杭州成为中国最具经济活力、最具幸福感的城市之一。

  让人们想不到的是,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始之前,当地的招投标市场也曾被黑恶势力染指。

  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有组织犯罪侦查队科长徐强:当时业内有一句话,叫做“招标不过江”。“江”就是指钱塘江,因为滨江区,是在钱塘江的南岸,所以招投标,在滨江只有虞某荣说了算。

  虞某荣,对于在杭州市滨江区从事建筑土方、市政工程的人来说,这曾是一个让他们不寒而栗的名字。在这个行业里,当地人都知道虞某荣承揽土石方工程不仅动土,而且动刀。

  2012年7月,承揽土石方工程的老板陈某祥刚走到滨江区一家酒店的大门口,几名男子突然冲进旋转门,将他摁在地上,挥刀就砍。

  这起持刀伤人案件,正是虞某荣为了独霸土石方市场一手策划指使的。公然持刀行凶,这样的恶性案件在杭州极为罕见,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虞某荣因证据不足最终被取保候审,陈某祥却被迫转行,自此退出了土石方市场。

  随着势力不断壮大,虞某荣逐渐感觉到了风险,在杭州这样一个省会城市依靠暴力生财不是长久之计。从2014年起,他开始着手谋划所谓的转型升级,将黑手伸向了建设工程招投标领域。

  通过围标、串标等方式拿下工程项目,再转手将工程分包出去,每个项目可以轻松赚取几千万元的“中介服务费”,虞某荣就这样把豪夺变成了巧取。

  浙江省东阳市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部主任 王攀:他就会和当地的一些,就是他的这些“保护伞”,设置一个门槛。几乎就是为他们手下的企业量身定做的,就是说你要做过什么样的工程,工程的标的额能够达到多少。两三个门槛一设在那里,大家都会清楚,这个就是专门为某个企业或者某些人设定的。

  ,“招标不过钱塘江”的恶劣影响对当地经济秩序和营商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2018年5月,浙江省公安厅根据扫黑除恶举报线名警力,一举抓获了包括虞某荣在内的33名涉案人员,纪委监委依纪依法查处涉案“保护伞”29人。

  在滨江这样一个社会治安良好的地方,虞某荣黑社会性质组织为什么能在十几年间不断编织“关系网”、一步步坐大成势呢?

  浙江省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 省扫黑办主任朱晨:虞某荣案子不是一时形成的,它含有经济实体的外衣,有一些正常企业的业务,但是实际上是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对于这个现象我们从社会治理的角度来看,社会治理能力和水平的提高是迫在眉睫。

  提升社会治理能力,是增强防范黑恶势力“免疫力”的固本之策。针对虞某荣案暴露出的招投标乱象,浙江省深化智慧治理,全面推广全流程电子招投标系统。利用互联网技术,让法定开标程序上网,实现了线上全程操作、处处留痕。通过交易大数据分析系统,及时发现围标、串标线索,有效提高了防范预警能力,智慧监管保障了招投标在阳光下运行。

  2019年4月9日,全国扫黑办首次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开发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印发的《关于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简称《意见》)。《意见》

  对黑恶势力坚决“亮剑”,果断出击。这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之后形成的社会共识。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各地曝光不少典型案例,对建筑业各种乱象起到了一定遏制作用。

  2019年4月,江西警方通报一起“行霸”恶势力团伙,共抓获21名犯罪嫌疑人(其中17人涉嫌强迫交易罪,4人涉嫌窝藏罪)。据办案部门统计,该6家混凝土公司非法获利3000余万元。

  经查,江西瑞昌市六家混凝土公司成立“瑞昌市混凝土协会”,聘请社会闲散人员,采用强行拦车、语言威胁的方式阻止外地混凝土公司往瑞昌市内运送混凝土。此外,协会对瑞昌市混凝土市场的价格随意抬高,所有订单全部要求现款交易,以达到其垄断瑞昌市混凝土市场、抬高价格、牟取暴利的目的。

  检查报告指出,犯罪嫌疑人郭某林等人以暴力、威胁手段强卖商品,符合在一定区域内或者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

  2018年12月14日,昆明中院对周权、高书林、李博等20人建筑业涉黑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共2人死刑,1人死缓。

  经查明,该组织在昆明市,只要有工程项目招标,就借用有资质的建筑公司挂靠,比市场价低接下工程项目,进场做了一段时间后,再以各种理由要挟开发商加价,不然就停工威胁。

  多次因工程施工款、工程纠纷及其他琐事,采用暴力、威胁等手段,通过实施聚众斗殴、故意伤害、随意殴打、打砸毁坏财物、聚众造势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扩大其组织势力,获取非法利益,造成2人死亡、1人重伤、3人轻伤、多人轻微伤及敲诈勒索1000余万元的严重后果。

  据办案机关介绍,周权黑社会性质团伙,在建筑领域非法敛财上亿元,在抓捕整个团伙过程中,有关部门查封了房产17套和各种豪车,数套房产为在滇池周边附近的别墅,价值不菲,还查封数千万元现金以及待收工程款1亿多元。

  2019年7月19日,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陈伟光、李震等61人涉黑案作出一审判决,共2人死刑。

  经查明,李震借助陈伟光“烟酒帮”的黑恶势力,通过串通投标、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垄断了五指山市的砂、石、混凝土市场。

  2014年3月,徐某山经营的蓝城搅拌站打破了李震等人垄断局面。为打击竞争对手,李震通过抬高砂、石价格,拒绝供应原料等手段,致使其生产成本增加,并陷入停产境地。最后,利用派人拦截、恐吓等“软暴力”手段强迫徐某山以1860万元的价格将搅拌站股份交易转让。

  等罪名,依法对陈某、徐某等55人提起公诉。2017年5月,杭州大江东产业集聚区成立了渣土协会,徐某任会长。其间,其利用

  的规定,刁难竞争对手,故意设置障碍,不让其他公司加入协会,使得竞争对手无法办理渣土准运证,再指使萧山渣土协会稽查队长杨某等人阻拦工地出土,恶意举报竞争对手违章运输,利用职务便利,排挤竞争对手、抢夺土方工程。为承接土方工程、排挤竞争对手,陈某、徐某雇用迟某等一批武校毕业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作为打手,

  同时,陈某等人还安排人员专门负责联合当地村霸、拉拢公职人员,为犯罪组织扩大影响力。此后,陈某等人的公司基本垄断当地某区块内的土方工程,造成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那么哪些是黑恶势力常见的形式呢?

  2018年8月16日,济南市公安局召开通报会,公布黑恶势力的29种常见表现形式。

  1.佩戴夸张金银饰品炫耀的人员和以凶兽纹身等彪悍、跋扈人员从事违法活动的。

  8.在各类市场中,为争夺业务而追逐、拦截、恐吓当事人,并经常更换从业人员的。

  10.以接受他人委托为名讨要债务,采用贴身跟随、逗留债务人住所、短期非法拘禁等手段逼债讨债的。

  11.KTV、酒吧等场所以内保人员身份在处置场所内发生纠纷时肆意侵害他人合法权益。

  15.有赌博等涉黑涉恶违法犯罪前科,且当前无固定职业或稳定经济来源、多次反复出入境的。

  16.在医院、私人诊所等医疗机构接诊过程中,发现有刀伤、枪伤等可疑情形的。

  17.外来人员以亲缘、地缘为纽带拉帮结派,排挤他人在一定区域从事美容美发、足浴等经营的。

  20.在宾馆、浴室、KTV等休闲娱乐场所发放小卡片,为客人提供的。

  21.在广场、商场、停车场等公共场所散发、张贴追讨债务、私人调查、贷款担保等小广告的。

  25.在一定范围内多次向企事业主、经营户强行推销茶叶、红酒、礼品高附加值等商品行为的。03-0714:18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上海证券